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年检四大反危机政策

[日期:2010-02-26] 来源:豫商网(www.yushang.org.cn)  作者: [字体: ]

作者:王健君

 
  2009年,在宏观调控反危机四大政策“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促民生”推动下,中国经济走过了一条不平坦的复苏之路。在2009年12月5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领导罕见地用“极其不易”四个字,描述了新世纪最困难一年的经济工作。
  回顾反危机四大政策组成的一揽子计划,一个基本的判断已经可以得出:“保增长”取得明显成效,预计全年经济增长率略高于8%;“扩内需”对全年经济企稳回升起了关键作用,以“内”补“外”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功不可没;“调结构”启动了10个区域发展规划、11个产业振兴调整规划和7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国经济“升级换代”全面展开;“促民生”一年集中近7300亿元中央财力安排教育、医疗、社保、就业、保障性住房、文化方面与人民群众生活直接相关的民生支出……
  可以说,面对世界主要经济体普遍衰退的大背景,“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促民生”在非常时期以空前力度完成了对中国经济的力挽狂澜之举。
  然而,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最新月度报告所言:2009年中国宏观经济具有“政策主导性”、“结构不平衡性”、“动力不稳定性”、“增长要素缺少互动性”以及“总体发展方向的易变性”等特点。
  因此,2010年挑战决策层的难题仍然存在,完善、微调和细化四大反危机政策势在必行。
 
  “保增长”正在转向“稳增长”
 
  2009年的“保增长”政策目标之所以顺利实现,以及围绕其形成的一系列热议,都与如何正确看待我国国内经济增长能力密切相关。中国社科院工经所研究员汪海波针对“保增长”,悉数中国经济潜力和发挥的条件:
  潜力主要包括,“人力和人才资源丰富,高储蓄率和资金充裕以及制造业生产能力很强,粮食能够基本自给等”;条件主要包括:“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效应,科技进步效应,工业化中后期的阶段效应,城镇化加快发展的效应,人口大国和经济大国的正面效应,以及社会政治稳定的效应等。”
  当然,目前我国在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经济结构失衡、城乡和地区差别较大、资源缺乏、环境污染严重和社会矛盾突出等方面,也存在着不利于经济发展的因素。但汪海波认为,上述有利因素是主要的,“需要着重指出,上述潜力和有利条件都是植根于国内的,从根本上和总体上来说,它不会受到国际因素的太大影响。”
  也因此,他强调,“人们在论到2009年经济可能实现8%的增长时,往往忽视了这个根本前提。事实上,如果缺乏这个根本前提,其他任何因素的作用,都不能保证实现8%的经济增长。”
  但是面对依然复杂的国内外经济环境,既定的宏观经济政策,不仅需要随着情况的变化不断进行完善,而且在执行过程中需要在坚持既定方向的前提下不断进行微调。2009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没有再次提出“保增长”的目标,实际上已经暗示了微调的趋势。
  汪海波将之解读为“保八”转向“稳八”,“这里所说的稳八,有两重含义。一方面要在2009年经济增长实现8%之后,20l0年继续保持这个速度,不使其大幅下降;另一方面,要在20l0年及其以后的一段较长的时间内,继续稳住经济增长8%的态势,使其不致迅速攀升,导致经济过热。”
  1979~2008年我国经济年均增长率为9.8%,也即现阶段潜在经济增长率大致为10%。但这个增长率显然没有涵盖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如果要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汪海波估算,这种潜在经济增长率比第一种潜在经济增长率大约要低两个百分点。
  具体讲,在不引发或加剧失业和通胀以及维护资源和环境的条件下,各种生产要素潜能得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