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孙耀志:厚德者自强

[日期:2013-02-01] 来源:  作者: [字体: ]


  
河南宛西制药集团董事长

  11月12日,宛西制药投资两个多亿、占地200亩的仲景养生院首期工程在南阳奠基。孙耀志与多年执着追逐的"健康产业链"梦想更接近了一点。这个健康产业链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包括中药工业、中药农业、中药商业、中药养生、中药医疗等五大产业链。这五个产业链,任何一个又都是一个庞大的产业。

  多年来,孙耀志肩负"中医药复兴"使命,提出"让老中医放心,让老百姓放心,让老祖宗放心",仲景养生院的诞生,正是基于他对这种理念的坚持。

  30年来,他坚持"老老实实做人,实实在在做药",把小小的六味地黄丸和仲景牌逍遥丸做成了"全国第一",形成了"药材好,药才好"的品牌优势,使得宛西制药成为行业领袖。

  孙耀志用"责任",创造了一个行业的高度。

  宛药打通全产业链

  2011年8月31日,宛西制药全资子公司--河南张仲景医药物流有限公司在郑州成立,至此宛西制药打通了"种植-生产-流通-零售"全产业链,也让孙耀志的"农业-工业-商业"一体化发展梦想更进一步。

  物流公司成立的同时,张仲景大药房股份有限公司也由宛西制药所在的河南南阳迁到了河南省会郑州,走出八百里伏牛山。

  孙耀志提出,下一步要推进"名医、名药、名厂、名店"战略,让中医坐堂重回百姓生活。

  多年来,孙耀志始终围绕"人"和"药"做文章,使宛西制药形成了从中药工业到中药农业、中药商业、中药养生、中药医疗等五大块的产业链,他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伏牛山药王"。

  30年来,宛西制药从一个仅靠35万元起家的手工作坊企业,成长为一家资产达10多亿元,拥有三个中国驰名商标的现代化企业集团。

  如今,宛西制药不仅掌控了中国山茱萸总产量的60%以上,还把孕育着1200多种中药材,延绵800里的伏牛山,变成了宛西制药的基地。

  在建设基地之初,孙耀志并非完全出自商业目的,而是以企业的力量带领药农致富。这个非商业之举却带给宛西制药巨大的商业回报。

  当中国奶业因奶源之争曝出质量问题时,反观宛西制药深耕药材基地的战略,无意之中却为自己奠定了"行业领袖"的基础。这些基础的工作,既是宛西制药"药材好、药才好"的保障,又成为征服市场最具说服力的证据。

  除了基地建设,孙耀志还"复活"了张仲景,为他的中药制造业注入了传统文化的基因。

  当孙耀志把历史烟尘里的张仲景拉到时代的潮流中,并使之扩充为一条从中医药理论到中医药现代化生产,再到销售终端的产业链时,宛西制药也收获了无数荣誉:中国最大的中医药浓缩丸生产基地,六味地黄丸的销量也成为行业第一……

  在这些看似复杂的问题背后,孙耀志的成功其实就是抓住了两个东西:一是品牌,一是质量。

  逼出来的成功

  1968年3月,17岁的孙耀志当兵入伍。不到半年时间,他入了党,还当了班长。后来,部队又要把他提为排长。但他的"政审"没有合格,先后失去了"提干"和"召飞"两次机会。

  就在一帆风顺时,他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挫折。

  "对我打击太大了,住了两次医院。"孙说,"很顺利的时候突然来了当头一棒,当时思想承受能力也是到了极点,非常悲观,有时感到人生往前走的希望都没有了。"

  孙耀志决定换个地方实现自我价值。在军队医院里,孙耀志选择了复员,回西峡。

  复员后的孙耀志工作多次辗转,当他第二次又被调回起初他并不愿意回去的宛西制药厂时,"宛药"尚处在襁褓之中。产品积压亏损数十万元,工资发不下,人心涣散。1985年春,孙耀志担任宛西制药厂厂长,他借钱给工人发了工资。

  "当时要说我这有多大能力,我不承认,但是我觉得,干事情必须要有一个责任心。"孙耀志说,他有责任解决工人的吃饭问题,有责任把企业做好。

  上任后,他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率领一拨人马携产品参加全国中药产品交易会。结果,孙耀志带去的大蜜丸无人问津,成交额仅仅3000元。

  但是,他收获了更大的商业机会。他遇到了上海市静安区药材站站长周霖。在周霖的点拨下,孙耀志把大蜜丸做成浓缩丸,销往上海。这实际上成为宛西制药从生产主导向市场主导的转变。

  不久,孙耀志率领人马,北上沈阳,南下广州,东进上海,西赴兰州,穿行9省23市,历时9个月,行程万余公里,学习先进制药技术,寻求新药开发信息。

  "宛药长征"归来,孙耀志拿到了超额的订单。

  "1985年'长征'以后,为了满足市场需求,1986~1988年连续三年的大年三十、正月初一我们都没放假。"孙耀志说。在宛西制药发展史上,这次"宛药长征"被视为企业"真正的创业"。"宛药长征"中,孙耀志被地痞流氓围殴受伤的血衣,被当作企业创业史的见证珍藏。

  有了订单,孙耀志又开始为资金发愁。

  在那个年代,孙耀志竟然搞起了"招商引资"。当时,孙耀志多方求助,获得第一笔的贷款后,又先后于1986年和1988年与中建七局安装公司和上海市药材公司联合,在资金保证和在高科技的哺育下,宛西制药以"六八味"系列浓缩丸为主导的9个剂型上百个品种的产品,逐渐开拓并占领了市场。

  这些往事,都成为孙耀志的骄傲。他曾得意地向下属炫耀,"融资是我玩剩的……"

  1990年,由于已有的中药品种缺少品牌效应,宛西制药市场份额很低,企业陷入发展的危机之中。

  这次,孙耀志决定"借鸡生蛋",与江苏中医研究院合作开发了治疗妇女痛经的药方--痛经宝颗粒,起了一个温馨的名字"月月舒",并率先在中央电视台投放广告,"月月舒"一炮走红,不仅让宛西制药挖到了第一桶金,而且因其骄人的业绩和品牌影响力成为中国驰名商标。

  做实产业链

  逐渐做大的宛西制药,没有像其他企业那样谋求上市,而是选择了一条艰辛的自我滚动发展路线。

  "很多年前,我的企业就可以上市。为什么不上市?就是想从容地完善产业链。"孙耀志有自己的打算:公司不上市,就可以按自己的意图,围绕着"药"和"人"做文章。

  1998年,孙耀志把3000多万元投在了大山里,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开发模式,以建立标准药材基地为手段,在西峡的5个乡镇建立起20万亩山茱萸生产基地和7个药材购销中心。

  为了保障中药材产业的规范化、标准化、专业化的栽培种植,宛西制药专门成立南阳张仲景中药材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并先后在河南武陟、温县、安徽铜陵、福建建瓯等药材道地产区,按照GAP标准,建立地黄、山药、丹皮、茯苓、泽泻六大药材基地,并通过了国家GAP认证。

  与此同时,他进一步完善产业链,投巨资建设了中药材低温、常温和恒温保存库。

  "每一袋山茱萸都进行了跟踪管理,可以跟踪到每一棵树。"河南省宛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刘则长拿着袋子上的标签,解释那些编码。

  孙耀志对此无比自豪:"出产六味地黄丸的厂家达几百家,建药材基地的现在目前全国只有两家,建六种药材基地的只有我一家。我建了六个药材基地,北京同仁堂才建了四个。"

  正是这些基础工作,使仲景牌六味地黄丸在同质化严重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不仅如此,自从1999年孙耀志收购了张仲景制药厂,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弘扬张仲景中医药文化上。

  在南阳有很多圣人:诸葛亮、张衡、张仲景、范蠡。众人皆寂寞,唯独张仲景,一枝独秀。

  在西峡巍峨的医圣山,高18米的张仲景塑像,肃穆端庄、淡定从容。山下是开阔的广场。在医圣山的边上,就是以"张仲景"命名的"仲景百草园"。

  2002年起,宛西制药连续承办了七届"张仲景医药节",多次同中华中医药学会等单位共同举办一系列仲景学术文化推广活动,还兴建了仲景百草园,开办了张仲景大药房连锁店,等等。

  宛西制药以"有限公司"承担"无限责任",为发扬张仲景文化不遗余力。宛西制药"复活"了张仲景,同时也做了大量非赢利性的投资,这自然影响到企业的发展,包括企业内部都质疑孙耀志"太理想化",孙耀志依然坚持,"企业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没有战略的企业家

  把宛西制药一路发扬光大的孙耀志,却是一个不相信企业战略的企业家。

  当我问起企业的发展战略时,他直率地说,"一个仅靠35万元起家的手工作坊企业,哪有什么远大战略啊。今天怎么可能预知明天?企业发展到今天,都是逼出来的。"

  "就像眼下的经济危机,企业战略能管得了?"在整个采访中,孙耀志始终认为,"现在不能预知将来"。

  战略往往是许多成功企业家拿来自我神话的资本,孙耀志却是一个异类,他不太认可"企业战略"这个东西,甚至有些蔑视。

  "我的原则就是围绕着'人'和'药'做文章。我背后也没有智囊团,我主要是各方面的朋友多。"按照孙耀志的说法,他的朋友圈,为企业发展提供了决策上的诸多参考。

  这些经历让他更相信"随机应变"。

  孙耀志得意地推荐了公司两个产品:仲景牌养生酒和仲景牌香菇酱。

  "我们的健康产业链,有一个环节就是养生,业务就包括开发一些绿色食品和保健食品。"孙解释说,这符合"药食同源"。

  但是,生产这两样产品的根本出发点,并非完全是基于市场的考虑,而是基于解决企业遇到的问题。

  "高价还买不到真的茅台酒,还不如用我们的产品,做养生酒。"在孙耀志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一是解决了招待用酒的问题,二是还成为公司的新产品。

  香菇酱更是这样。

  据公司相关人员介绍,生产香菇酱主要是为了利用闲置的"临界萃取"设备,并且还为此成立了子公司--南阳张仲景大厨房股份有限公司。

  这些举动,孙耀志用"药食同源"来说服自己,但是,在公众的意识里,中药企业和香菇酱还是存在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这个小细节,似乎透露了孙耀志的"企业战略":他所做的决策,不是依据企业战略"做什么"、"不做什么"进行选择,而是即时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并使之利益最大化。

  这种看似不合理的决策,为企业的发展打开了又一扇门。截止2011年11月,香菇酱一年就卖了3亿元。

  责任者孙耀志

  孙耀志不相信战略,但他在企业发展中的决策又被市场证明他的"高明"。在很多关于孙耀志的文章中,他的这种"高明"都被无限拔高。

  抛开歌功颂德式的言语,当我走近孙耀志,我觉得他的"高明"其实就是"负责任"。

  受时代的影响,第一代企业家往往因为感性和理想主义,具有救世主般的英雄情结,并使自己深陷在种种麻烦里。

  孙耀志却不同,对宛西制药来说,孙耀志能摆脱第一代企业家的宿命,是缘于他把太多的责任背负在身,并以责任约束自己本来可以狂野的心。

  这并非孙耀志有意为之,关键在于他无法在情感上衡量出"责任"的多与少。这就使宛西制药的企业管理向"责任"妥协。

  针对宛西制药集团旗下子公司中,有相当多的企业和中医药没有任何联系,"是否有计划做减法",孙耀志并未回答。

  但是,对于宛西制药是否承担了许多不应承担的责任,孙耀志反问道,"没有付出,哪有回报?"

  早在2003年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首次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他就在会上提出了《解决"三农"问题工业企业责无旁贷》的议案。他认为,解决"三农"问题,表面上是政府的事,但要落到实处,工业企业是要承担起责任的,尤其是和农业资源结合得比较紧密的企业,应该为农民增收做出实际贡献。

  目前,宛西制药已使4省6地50万人由粮农转为药农。

  越了解宛西制药的发展史,就会越明白:老实只是孙耀志做事的态度,责任才是他做事的动力。甚至他不回避任何责任,无论是能力所及,还是不能及,他都去积极承担。

  "我们不能改变这个社会,就要适应这个社会。"他说。

  现在的孙耀志,有意退居二线。这让他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他会为了看曾仕强解读的胡雪岩,常常熬到夜里十一二点。他把大量的时间用于研读胡雪岩。

  在阅读中,孙耀志找到了知已和榜样。他在胡雪岩身上看到了"真正商人"的品德:"爱国,没有奸商思想;要有利,更要有义,利己,还要利人。"

  在孙耀志眼中,胡雪岩是中国近代最成功的商人。或许是出于这种崇拜,他的阅读,更像是修身。"商人找准定位很重要。做人要有品德,做官要有官德,经商要有商德。"

  孙耀志在说胡雪岩,也是在说自己。

  "中药制造仍不考虑上市"

  "企业发展一把手是关键"

  豫企五百:你管理的企业很大,平常是如何充分利用时间的?在时间管理上有哪些心得?

  孙耀志:我以前都是在机场看书,有好书就买回来。持续的学习是我的习惯,在上世纪80年、90年代就读完了流行的日本管理书和香港人物传记。

  豫企五百:听说你比较欣赏胡雪岩?但是有观点认为他是官商结合的典型,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是个坏典型,容易产生************。

  孙耀志:上世纪80年代末,我就读完了胡雪岩,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在他身上,没有奸商的影子,他为国为民,讲究诚信。在中国近代史上,他是比较成功的一个商人,虽然最后他败落了,不损他的形象。

  官员和商人的联系,任何时代都不能完全地分开。官员为企业创造经济环境,企业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经营好企业,积极纳税。

  豫企五百:你曾说过,"没有一大批懂经济、懂管理、能诚信经营的企业家和商人,中原崛起是一句空话。"你怎么看待全国商人群体中豫商这个群体?

  孙耀志:河南的发展,关键是县域经济。河南企业发展,一把手是关键。不仅要依靠制度,还要靠人,人是企业发展最为关键的因素。

  "中药制造要掌握在我们手里"

  豫企五百:两年前,你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说,"中药制造永远不上市";两年后,宛西制药旗下的西泵股份成功上市。现在,你对企业上市是否有新的思考的规划?

  孙耀志:我们的核心产业链是五大板块,从中药工业到中药农业现在做到中药商业,又做到中药养生。中药养生就是最近搞的一些健康食品,包括下一步我们在各地建立中医院,这是在把宛西制药的产业链条拉大。

  这些都是围绕着人服务的,都是朝阳行业。

  豫企五百:宛西制药把张仲景中医药文化、药材基地和中药现代化有机结合起来。除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宛西制药是否考虑过借助资本实现更快速的增长?

  孙耀志:宛西制药核心的中药制造暂时仍然不考虑上市。我们要是上市早就上了。目前我们主要的精力仍然是打造产业链条,中药制造掌握在我们手里,才能不受更多限制,可以更好地、更从容地做好研发。像张仲景大药房,我们自行投资,前期是不挣钱的,如果我们上市了,还会让我们干吗?

  豫企五百:宛西制药如何更好地利用资本?

  孙耀志:我们做流通的张仲景大药房和做汽车配件的飞龙公司上市。现在,飞龙公司先上市了,就是西泵股份。未来,我们争取让张仲景大药房上市。

  豫企五百:你的产业链上有中医院这一环节,下一步会建中医院吗?

  孙耀志:原来计划有,今年经济形势不景气就推迟了。我们企业自由把握。这也是不上市的好处,经济好时就发展快些,经济不好就发展慢些。

  豫企五百:宛西制药下一步是否有意收购一些药企?

  孙耀志:没有。这个行业竞争太乱,我们只能等着行业自身的发展产生优胜劣汰。

  "中医崛起关键依靠中国经济的强大"

  豫企五百:中医药要走出国门,很多人都认为存在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但是同济堂的退市和先声药业的成功,反而从侧面证明了文化差异之外,商业模式的重要性。你是否认可这种看法?

  孙耀志:(发展中医药)一是依靠质量,二是要依靠中国经济的强大。按西方人看得懂的商业模式并不是最好的,主要还是文化差异,比如西方就没有肾气的说法。

  豫企五百:中医药需要与时俱进,目前面临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孙耀志:主要是中医断档问题。我们下一步要在张仲景大药房开设国医馆,让中医坐堂重回老百姓的生活。

  豫企五百:中医断档还有哪些原因?

  孙耀志:教育存在问题。学生三分之一学英语,三分之一学西医,三分之一学中医。考中医研究生,英语要过关。对于中医来说,这太难了。学中医,干吗非要强制学英语?

  豫企五百:学英语为了中医走向世界啊。

  孙耀志:走向世界关键依靠经济,中国的经济强大,文化输出就有动力了。强调学习英语,反而不利于中医人才的专业化。

  "一定要把农民的收入提上去,中国才更有未来。"

  豫企五百:你一直强调"企业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私下里,你是否也在反思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受制于企业发展阶段?过多的责任是否会影响企业的发展?

  孙耀志:企业承担责任是应该的。企业越大,责任越大。没有付出,怎么会有收获?

  豫企五百:宛西制药承担了太多的社会责任,你是否觉得承担得太多了?

  孙耀志:不多。1996年,我到美国去。看到美国农民有医疗保障,工作轻松,收入高,深深地震撼了。回来后,我就觉得我有责任帮助农民。我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交了方案《从税收国家转变到预算国家》,提出超出国家财政预算的增长部分是不是应当将绝大部分返还于社会,用于社会基础建设,加大农业、农村的投入,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

  豫企五百:你提出要提高农民收入,你也帮助农民实现了增收。

  孙耀志:是的。就像你在深山里看到的那样,我们从1998年开始,先后投入3000多万元在大山里,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开发模式,以建立标准药材基地为手段,在西峡的5个乡镇建立起20万亩山茱萸生产基地和7个药材购销中心。

  豫企五百:十多年后,你不仅掌控了中国山茱萸总产量的60%以上,还把孕育着1200多种中药材,延绵800里的伏牛山,变成了宛西制药的基地。但是,你现在还经常在深夜里的反思,都反思些什么?

  孙耀志:我除了看百家讲坛,还看NBA,并从中思考经济上的落差。我们集中在原始加工领域,人家已经开始非资源类的生产了。一定要把农民的收入提上去,中国才更有未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