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是空前的
作者:约翰•肯普 时间:2020-07-16 阅读量:341 来源:《新豫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于4月3日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已导致全球经济活动停滞,并使全球陷入衰退,此次衰退将比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严重得多”。

       她表示,各国央行和财政部长已经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以减轻疫情大流行的影响,稳定市场,但要保持流动性流动,尤其是流向新兴市场的流动性,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为此,IMF理事会将在未来几天内审议一项提议,即建立新的短期流动性额度,帮助向面临问题的国家提供资金。她还敦促各国央行,特别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继续向新兴经济体提供货币互换额度。

       确实,就其规模和突发性而言,本次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形。新冠病毒疫情的最初冲击,以及大部分交通和商业系统的关闭,都是巨大而突然的。

       目前还没有关于当前经济衰退规模的政府统计数据,但以石油行业作为经济需求的代表,石油消费在一个月内似乎减少了约1,000万桶/日,即减少了10%。甚至在企业和消费者支出受到第二轮和第三轮冲击之前,第一轮冲击对系统的打击就已经非常巨大。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1974-1975年经济衰退期间,美国工业生产在20个月左右时间内下降约15%。

       2008-2009年经济危机时,美国工业生产较经济衰退前峰值下降近20%,下降态势持续了约18个月。但目前的经济低迷很可能是1945年以来最严重的。从其规模和突发性质来看,它更像是1930年代的大萧条,或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剧烈商业萧条。

冲击波在路上

       经济衰退可能很像流行病--最开始只是单个企业/行业失败或单个病人感染--随着向系统其余部分蔓延,之后失败/感染数量将呈指数增长。

        最初的感染或企业倒闭可能相对来说无足轻重;但正是透过衔接网络将其传播到整个人口或经济,进而把一个孤立的问题变成疫情大流行或是经济衰退。就经济而言,衰退是通过支出及收入流量(即销售、订单、就业、薪资和偿债)的实际变化传递而来。

       在多数情况下,商业下行对薪资、投资、信心和放贷产生的第二轮和第三轮效应,才是决定经济下滑时间长短和深度的最重要因素。

       政策反应的目的是降低整体经济中直接的金融相互依赖程度、创造出缓冲或防御屏障,以避免倒闭潮蔓延。和意图控制疫情的医疗政策类似,货币及财政应对政策的实施越快越全面,最终经济衰退获得控制的机会也就越大。

        冠状病毒疫情以及为了控制疫情而采取的措施,已经创造出90年来首见的经济停摆。如今各国央行及政府也得找出史无前例的措施来支撑经济,直到商业及运输活动能够恢复正常为止。

边走边看

        在当前冲击影响下,各国央行及财政部做出史上最快的政策反应,这可望协助减轻第二轮及第三轮效应,并避免危机恶化。和保持社交距离是为了减少疫情传播一样,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可以减少或避免第二轮的经济冲击。

         但是,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由亚洲蔓延至美洲,发达国家今年经济前景在5月份月再度趋于黯淡;根据路透调查,越来越多的经济分析师认为很难出现V型复苏。市场普遍认为,主要经济体今年衰退程度将较之前几个月预期的更严重。

        而且,有鉴于疫情分阶段在全球扩散,到达各国的时间不一,因此经济活动低谷将比不久前预期的更深,也可能要花更久时间才能反弹。

        “到目前为止,政策放松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也许当前的一揽子措施将被证明是不够的,但如果需要做更多的事情,那么决策者总是可以这样做,”德国商业银行的Peter Dixon表示。“鉴于我们处在前所未有的境地,很难判断需要多少支持,因此我们应该认可决策者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